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无双_ 150.第 150 章-笔趣阁

时间:2020-12-08 12: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梦溪石小说无双 150.第 150 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  凤霄悠然道:“他们有人质在手, 有恃无恐, 那等情形下,我必是五内俱焚, 手足无措, 有足智多谋的崔道长在,说不定还能帮我出出主意。”

    崔不去看他那波澜不惊的模样, 怎么也看不出一丁点手足无措来。

    果不其然, 对方下一句就是:“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有你在,我也安心一点。”

    崔不去冷冷揭穿道:“是想拉我挡刀吧?”

    凤霄:“聪明。”

    他脚程如风, 轻功已至行云流水之境,为免崔不去拖累, 凤霄索性扶上对方腰间, 直接将人带着走。

    崔不去只觉自己双脚几乎悬空,根本没费什么力气, 人就已经到了目的地。

    月亮从乌云后面出来,重新给人间带来光亮, 胡杨林经过月光装点,摇曳枝叶蒙上朦胧银辉,呈现出白天所没有的祥和宁静。

    但这样的宁静只是假象, 崔不去也许没有察觉, 凤霄却已从中嗅出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他停住脚步。

    “既然约我来此, 为何又藏头露尾?”

    地上的草丛算不上茂密, 也稀稀疏疏在沙地上生了一些, 但崔不去根本没有听见对方走出来的动静,就已看见一人出现在不远处树下。

    那个高句丽高手,高宁。

    高宁虽然冠着高句丽国姓,放在中原也算一流高手,但高宁的衣着却极为质朴,几乎到了寒酸的地步。

    一身灰衣千里奔波,越发风尘仆仆,但他不以为意,自打出现,目光就一直盯住凤霄,看也不看旁边的崔不去一眼。

    这自然不是因为凤霄生得好看,将他迷住了,而是因为他将凤霄视为生平大敌,一心想要打败他。

    凤霄:“你们抓来的人呢?”

    高宁言简意赅:“没有。”

    他的汉话并不流利,语气也很生硬,比这冷夜的风还要刮人。

    凤霄哂笑一声:“我就觉得裴惊蛰不至于这么蠢,被你拿了令牌还跑不掉,说吧,你的同伙还有谁?堂堂高句丽第一高手,只会这等偷鸡摸狗之手段,看来高句丽人也尽是些鸡鸣狗盗,鬼祟猥琐之辈!”

    高宁面露愠怒,手随即按在剑上,旁边却传来一人说话。

    “激将之法,不必理会。”

    又有一人自石头后面步出,对方刚才收敛气息,一动不动,竟连凤霄都未察觉他在那里。

    能有这等身手境界,又正好在六工城内,与凤霄敌对的,不作第二人想。

    “这不是去而复返的突厥第一高手吗?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我让人帮你找找?”凤霄故作惊奇地嘲讽。

    佛耳道:“你今夜与我交手时不专心,我希望重新与你打一场。”

    崔不去道:“我还是头一回看到有人把围殴说得这么清新脱俗,你们不是中原人,想必也不知厚颜无耻恬不知耻自甘下贱无耻之尤阴险狡诈这几个字怎么写吧?”

    他语气淡淡,偏又一口气不歇将话讲完,越发富有讽刺意味。

    从佛耳与高宁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来看,他们应该还是能听懂一些的。

    凤霄愉悦道:“去去,我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你可爱可亲。”

    崔不去:“凤郎君别自作多情,您还是叫我崔道长吧,别喊得我心里发瘆。”

    “中原人,哼!”高宁冷笑一声,打断他们“只会逞口舌之快!”

    他说罢一剑当先,掠向凤霄。

    其剑光冷厉疾速,犹如虹光贯日,比方才挟持裴惊蛰时还要快上几分。

    与此同时,佛耳也从另外一边出手,两人一左一右攻向凤霄,看样子今夜势必要将他毙于掌下。

    凤霄夷然不惧,一动未动,直到二人近在咫尺,他才脚下轻轻一踏,人直接平地而起,避开二人合力一击。

    古琴自他手中卷起抛出,人已折身俯冲下落,掌风配合琴音袭向二人,在佛耳与高宁的围攻下,竟还游刃有余,并未落于下风。

    崔不去虽然跟凤霄不对付,但此时此刻,他们反而成了一条船上的人,凤霄如果落败,他当然也讨不到好。

    佛耳跟高宁两大高手联合起来固然厉害,但凤霄也不是吃素的,三人一时半会还决不出胜负,甚至只要凤霄能够拿准时机,未必不能将他们击败。

    是以崔不去看了一会儿,就放松下来,他朝不远处的大石头走去,准备坐下来慢慢观战。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后颈汗毛陡然竖起,似有人照着他后颈吹气!

    实际上并不真是有人在吹气,仅仅是人在感知危险时身体作出的一种反应,崔不去不会武功,但也许是常年生病的缘故,身体被各种药物浸染,五感反倒拥有更高的敏锐度,当下便寒毛直竖,想也不想往前扑倒。

    就在他扑下去的那一刻,头顶几道细微声响掠过,下一刻,崔不去发现自己面前不远处多了几枚长针,整整齐齐倒插草丛旁边的沙地上。

    毫无疑问,这些针必然都浸过毒了。

    崔不去只觉自己这一下扑得狠了,膝盖生疼,完全没有起来再跑的力气,而致命威胁转眼已经到了后脑勺,他只得就近往旁边翻滚,姿势狼狈,可胜在能保命。

    他翻过身时,便看见两名黑衣人一前一后,分别朝自己掠来,手中剑光寒芒毕露,自己也许侥幸躲过一次,却绝对躲不开第二次。

    跟那花枝招展的夹竹桃精在一起果然就没半点好事!

    崔不去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自己既不是被仇家杀死,也不是生病病死,而是被凤霄连累死,当下因为千钧一发,来不及张口开骂,但在他心里早已千回百转,将凤霄的祖宗往上几十代连夏商周三皇五帝时期的都问候一遍。

    面上却闭了眼,一片认命的淡漠。

    也不知是不是他在心里的疯狂开骂起了作用,那两道剑风迟迟没落在身上,身体也没有传来意料之中的疼痛,耳边却传来交手的动静,崔不去睁开眼,只见凤霄居然及时赶来,拦下了两人想要杀害自己的动作。

    这下子,敌人多了两个,立马变成以一敌四。

    凤霄连调侃崔不去的工夫都没有,可见已经开始觉得吃力了。

    一脱离危险,崔不去就道:“这两个人是云海十三楼的杀手,他们手上还有毒针!”

    云海十三楼的人在今夜出现过,那时候对方被黄衣女子冰弦喝破身份,又见无机可乘,转身就离开了,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跟佛耳他们联起手来。

    凤霄:“我怎么不知道云海十三楼现在除了做杀人生意,还开始抢劫了?”

    两个黑衣人自然不会回答他,一心一意朝凤霄出手,看也不看刚刚逃过一劫的崔不去,可见他们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凤霄。

    夜深风起,沙尘渐大,此处又是高地,几个人身形飘忽,从东打到西,不知不觉就到了高地边缘,再往下,虽然不算万丈深渊,但同样陡峭险峻,普通人摔下去也会夺命。

    一口风沙灌入口鼻,崔不去差点咳嗽出声,却生生忍住,他知道高手过招不容半点闪失,如果凤霄因为分神而落败,那等待自己的处境必然也会是很糟糕。

    他慢慢挪动,退至旁人留意不到的死角,借着高大石头隐藏身形,再加上风沙狂啸之故,几人忙着围攻凤霄,倒也没有留意到崔不去不见了。

    其实早在这两个云海十三楼的人加入时,局面就已经出现了倾斜,四个一流高手同时出手,就算凤霄是天下第一,也未必能全身而退,而且这四人,两个不是中原人,两个是杀手,全然不必有那些武德道义的包袱,以多打少毫无挂碍,明的暗的一起来,光暗器就出了好几波,凤霄肩膀与腹部各中了两枚,出手逐渐迟滞,佛耳看准时机,一掌将他拍落高坡,高宁则将他的琴踢飞,落至另外一个方向。

    凤霄从高坡上落下,很快失去踪影,云海十三楼的杀手除人务尽,想也不想就跟着跳下去,此时狂沙飞舞,又夹杂雨雪,饶是武功高手也有点经受不住,高宁和佛耳原本素不相识,为了对付凤霄,才临时结盟,这会儿对手一除,他们又互相防备起来,再看天气恶劣,也不像杀手那么拼命,当即就转身离去,一东一西,很快没入风雪之中。

    崔不去等了好一会儿,感觉那两个人应该走远了,这才慢慢挪到高坡边上往下探看。

    他眼力不错,只是再不错,在这茫茫夜色中也看得有限。

    想来凤霄就算跌下去侥幸不死,被那两个杀手再补上一剑,也得一命归西。

    崔不去在心里啧啧两声,既有点惋惜那样一副绝世容貌从此化为枯骨,又庆幸凤霄一去,解剑府必然要萎靡一阵,正是左月局崛起的机会。

    思忖之际,耳边忽而传来一个极细微的声音。

    “拉我上去。”

    崔不去蓦地循声往旁边望去,又伸出手朝下方摸索。

    摸了几下,果然摸到一只手!

    那只手随即将他狠狠拽住,差点没把崔不去整个身体也拖下去,后者好险才阻住下滑的趋势。

    “拉我,上去!”

    凤霄的声音很微弱,听得出不仅是怕人听见,也是因为受了不轻的伤。

    “你命真大!”崔不去不由感叹道。

    凤霄哼笑:“似我这等容貌风采天下无双之人,自有上天庇佑,怎是那等宵小之徒伤得了的?”

    崔不去:“但你现在需要我救你。”

    凤霄:“回去我就放你自由,任你来去。”

    崔不去心道,老子想走,也由不得你拘着。

    “这不算什么,你答应我办一件事,我就拉你上去。”

    凤霄不耐烦:“我什么都答应,你先拉我上去!”

    他还得压着声音,以免被云海十三楼的人听见。

    崔不去:“叫三声爹,我就拉你。”

    凤霄:……

    只不过沙钵略势力庞大强横,饶是阿波可汗有心与隋朝接触,也未敢明目张胆行事,而须私下派遣使者来到六工城。

    一个多月前,就在崔不去刚刚来到六工城不久,阿波可汗就已经派出使者前来,只不过那人途经且末城夜宿时,因吃了不妥的食物上吐下泻虚脱而死,彼时乔仙与长孙菩提随崔不去暗中来到六工城内潜伏,奉命前往调查,发现那使者虽然死因蹊跷,却查无可疑,但正因如此,才更令人防备。

    消息一来一回,又耗费不少时日,直到前阵子阿波可汗那边又暗中派了一名使者过来,这回行程更加隐秘,抵达且末城之后,才经由左月局的探子送来消息,按路程来算,这三五日之内,应该就能到了。

    崔不去原有要务在身,与解剑府的差事井水不犯河水,但于阗使者被杀,玉胆失窃,他既然身在六工城,又正好遇上,不做点什么,简直就不像他崔不去的为人了。

    于是他一面从凤霄那里打听线索,从中发现梅花冷香的关键,传递消息给乔仙和长孙菩提,让他们专门去查这条线索,企图抢先找到玉胆,将这桩功劳归入左月局名下,而凤霄就算将崔不去扣在身边,也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他们光顾过的那间刚刚开业的五味坊,居然就是左月局在六工城内的暗桩。

    另一方面,崔不去有意误导凤霄,让长孙隐藏在人群之中,暗算温凉,又正好让凤霄发现拦下,从而让凤霄他们误以为温凉的确是一个关键人物。

    出于合作的需要,崔不去将来龙去脉简单提了一下,不过自然不可能事无巨细据实相告,仅仅是挑了一些他认为有必要的内容说。

    凤霄听罢,叹了口气:“崔道长明明人就在我身边,须臾不离片刻,还能布局误导我查案,实在了不起啊!”

    坐在这狭小|逼仄阴暗兼且气味难闻的洞窟里,崔不去却难得心情不错,连嘴角也微微扬起。

    “你不是也已经猜到温凉只是一个幌子吗?”

    凤霄叹了口气:“若我没有猜错,佛耳此番,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冲着你来的。”

    阿波可汗有意向朝廷靠拢,即便不是投靠,也会有合作,突厥各部落之间互相防备,也互通有无,沙钵略可汗那边不可能一点风声都得不到,佛耳身为沙钵略座下第一高手,此时前来六工城,目的就很耐人寻味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