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我有无数神医技_ 第433章 捡到大漏,有野心的女人-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10:3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江边鱼翁小说我有无数神医技 第433章 捡到大漏,有野心的女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些字都是楷书,而且十分有风骨。

    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手笔。

    李权觉得这些石棋子背面的字,很像是传说中的颜体。

    特别是很多笔画的末尾,收笔收得一点都不干净,偏偏又显得劲道十足,如军刀般刚硬、劲道。

    那件药杵是假的,这副石棋却是真货。

    “寒、热、温、凉、香、臭、腥、臊……”

    这些字到底是什么含义?

    李权皱眉思考着这些字刻在棋子上的用处。

    寒、热、温、凉,皆为药性。

    这些字难道与药有关?

    “小李,这副棋你要喜欢就送给你,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你今天帮我把这个花了五十万的药杵鉴别出来是假货,这是帮了我的大忙。”

    关老师这会怕缓过气来了。

    脸色看上去比之前好看多了,表情也自然也许多。

    刚才得知花了五十万收藏了一个假的药杵时,关老师的表情比死了爹妈还要悲痛难看。

    李权听得一阵心动。

    这副石棋对别人来说,用处不大。但是对他肯定有大用。

    听着关老师这意思,也没把这副石棋当回事。

    正好,把它买下来,带回家再慢慢研究。

    “关老师,您当时买下来是多少钱?我再加点钱给您,买回家慢慢研究。当然,前提是您愿意割爱。我知道,您特别喜欢收藏沈括的东西,包括与他相关的物品,这副石棋也是您好不容易淘到的。”

    君子不夺人所爱。

    李权对这副石棋再感兴趣,如果对方视若珍宝,他也就不会强买。

    最多借回家研究研究。

    “唉,别提什么钱不钱的,我这些藏品啊,还不知道有没有一两件真的。这个铜药杵那么多的破绽,我却一个都没发现。

    我这哪是真喜欢沈括呀,分明就是摆看的,真是丢死人了。

    你要就拿走。”

    关老师唉声叹气,连连挥手。

    他口口声声说是喜欢沈括,结果连沈括爱写什么字体,有什么本事,全都不知道。就只是走个形势主义,百度百科一下,或者是跟跟风雅。

    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让关老师羞愧到无地自容。

    他也再不敢谈什么对沈括情有独钟之类的话。

    “那行吧,东西我先拿了!谢谢您忍痛割爱,把这件藏品给我。”李权也没有再客气,直接把这副石棋拿了。

    这副石棋,被关老师当成垃圾东西,却被李权捡到一个大漏。

    他猜测,这副石棋就算不是沈括的物品,那也一定是某位唐代或宋代的医学大家的东西。只要参悟了其中的秘密,100点好感度妥妥的到手。

    他没有再去看博古架上的其它物品。

    因为早就看过好几遍了,那些朝板、战甲之类的藏品,李权不感兴趣。

    现在关老师送了这副石棋给他,已经非常大方了。

    人得知足呀。

    不然就会让人觉得贪婪无厌了。

    做人必须懂得分寸,做事必须有个尺度。

    “关老师,林阿姨,你们看今天我冒昧来拜访你们,反倒给你们添乱了。还得了关老师赠送的石棋,我感激不尽。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后,李权看向温医师。

    “关老师,您可千万别急坏了身体。我和李医师先告辞了,改天再来看您。”

    温医师本来就是陪着李权过来找书的。

    她也没想到关老师收藏的藏品竟然是假的。

    “你们两个孩子,有空常来坐啊!”

    林阿姨把两人送到门口。

    关老师显然还沉浸在打击之中,有些失魂落魄的,短时间内估计很难恢复。

    ……

    从关老师所住的小区出来后,李权绅士的问道“温医师,今天谢谢你陪着我一起来借书。你家住哪里?要不我给你叫辆出租车,让司机送你回家吧!”

    李权确实挺感激她的。

    “哼,都说男人喜欢过河拆桥,还真是一点都不假呢!这才刚借完书出来,就要赶我走。”她的瑶鼻皱了皱,略有些不高兴的哼道。

    “哈哈……我可没有赶你走,只是觉得如果咱俩回家的路线不同,就没必要耽误你的时间。本来耽误你这么久的下班时间,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李权确实存了避嫌的心思。

    与她呆在一起,都是年轻男女,她又长得这么漂亮,万一被苏菲那个爱吃醋的小妮子知道了,怕是又要打翻醋坛子。

    再说了,这位温医师看着挺漂亮,也很温柔可人,但是心机也是十分厉害。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她给算计了。

    “我租的房子就在惠尔医院不远的地方,走路只需十分钟左右就能到。你呢?”她扬着头,秀发在晚风中飞扬。

    淡淡的发香,随风袭入李权的鼻端。

    此刻,她真的很美,让男人砰然心动。

    李权不敢多看,移目看向马路上的车流。

    她同样是租房居住,很可能也是外来人口。

    不过也有一些独立的年轻人,不喜欢与父母长辈挤在一起居住。成年后,参加工作了,有了赚钱能力。

    他们就自己出去租房居住。

    从温医师的穿着打扮,还有出手之阔绰,看起来不像是穷人家的女儿。

    估计她的家境应该不差。

    否则,以她现在当医师的工资,应该还不足以支撑她过得太潇洒。

    “我也住在惠尔医院附近,那咱俩坐一辆车回去好了。现在时间有点晚了,你回家需要自己做饭吗?”李权已经开始注意路上有没有出租车了。

    “怎么,李医师是想到我的出租房蹭一顿饭呢?还是想要请我吃顿烛光晚餐呀?”她发现李权有意避开自己,一时间起了调皮心。

    故意拿话挑逗李权。

    “温医师就别拿我开涮了!你知道的,两个我都不可能选。车子来了,咱们上车吧!”

    李权发现一辆亮着灯的出租车开了过来,赶紧扬手示意司机靠边停车。

    上车时,李权想着女士优先,副驾驶的位子坐着应该舒服一点。

    他主动打开后车门,钻了进去。

    谁知刚坐下,温医师也跟着钻进了后车厢。

    这个小丫头想干什么?

    难道又想玩火了?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正因为看你是个正人君子,我才敢与你一起坐后座。我在科室遇到的那位难诊的病人,你能帮帮我吗?”

    她用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李权,温声软语央求。

    这件事,其实她不提,李权也会帮她。

    “说说看,那位病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权给出租车司机报了惠尔医院的地址后,开始询问温医师的情况。

    “我是门诊医师,三天前坐诊时收治了那位病人。当时本以为只是一起普通的功能神经病例。谁知道把病人收治以后,送去做手术修复。一点效果都没有。这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上报给科室主任。

    章主任给那个病人看过后,表示非常难治。

    还把我骂了一顿,说我没查清楚情况就把病人收治入院。现在手术也做了,一点效果没有,病人家属有些权势,要到医务科投诉我。

    后来,章主任在下班的时候,邀请我去咖啡,说是可以帮我想想办法,解决那个麻烦的病人。

    我知道,如果接受了章主任的帮忙,那他以后肯定会更加纠缠我。

    于是我跑到图书室查找资料。

    想要看看能不能自己解决。

    可惜神经方面的障碍是真的难治。查了黄帝内经等很多古医书,一点收获都没有。现代神经医学的资料,我也查了一大堆。还跑到医师论坛求助。

    那些神经学的专家、教授们看过病人的检查,以及情况后,都说这种情况,目前国内很难治疗。”

    说到这里,她的脸色黯然。

    “唉,都怪我自己粗心大意,当时要是再细心一点,再谨慎一些,做手术前不给病人夸下那些海口就好了。”

    她后悔不迭,唉声叹气。

    这也是很多年轻医生都会犯的错。

    有时候遇到一些自认为很有把握的病例时,会说这个病我们能治,治愈率有多高等等。

    年老的医生,从来不会说这种话。

    因为他们在阴沟里翻过无数次船,早就学乖了。

    本来,医生做手术治不好,也不是什么大事。

    最多被病人投诉。

    只是温医师的情况有些特殊。

    她的科室主任正在打她的主意,拿这件事作为要挟,逼着她答应出去约会、喝咖啡。

    在她拒绝的情况下,科室主任就已经不站在她这边了。

    同时承受病人投诉,科室主任的打压,她这个小小的住院医师怎么抗得住?

    “这样好了,反正现在还只有七点不到,还算早。你带我去看看那位病人。”李权没敢把话说死。

    他新学会的通经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施展。

    这次或许会有着展威的机会。

    正好可以挫一挫那个章主任的嚣张气焰。

    “你真的答应帮我啦?”温医师高兴之下,拉住李权的衣服。

    “不帮你,难道看着你被那个章主任吃掉?”李权不动声色的往左边移了移,与她的距离拉得更远了一些。

    温医师这时候也意识到不妥,有些不好意思的松了手。

    现在李权答应出手帮忙,让她喜出望外。

    她可是非常清楚李权的本事很大,刚才关老师受到打击,差点晕倒。李权就只是那么随意在关老师的头部穴位按揉了几下,关老师很快就恢复正常。

    这么厉害的本事,自然让她对李权的中医医术更多了几分期待。

    而且就算李权真的治不好那位病人,只要答应帮她,那就肯定不怕那个章主任。

    李权在医院内的地位有多高,章主任那个智障不清楚,她却是非常清楚。

    不说别的,图书室的李馆长可是比鬼还精明的人物。

    能让李馆长像个奴才一样巴结讨好的人物,就算只是一个规培医师,那也是牛得飞起的人物。至少能与一些大科室、权重科室的主任地位齐平。

    章主任凭着背后的那点靠山,就想跟李权斗,那是以卵击石。

    两人乘坐出租车,很快便回到了惠尔医院。

    此时此刻,绝大多数医护人员都下班了。

    喧嚣了一天的医院,换来了夜晚的宁静。

    门诊大厅、各个科室的门诊病房,已经很难再看到病人与医师的身影。

    “那位病人现在被收治在外科住院部,我带您过去。”温医师的声音格外柔媚。

    两人一起前往病房的路程中,李权想起一事。

    “对了,关老师送我的这副石棋,你知道是多少钱买的吗?”

    “嗯……好像听他随口提过一句,花了两千块钱吧。不过我也不敢确定。”温医师对关老师的那些藏品价格,还真的没怎么关注过。

    “行,我转一万块钱给你,拜托你转交给关老师。不管他怎么拒绝,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给到他。作为报答,我会全力帮你解决这个难治的病人。包括那个章主任,我也会帮你想办法收拾他。可惜你资历不够,不然我看你挺有心机的,野心应该也不小,可以扶你坐上功能神经外科的科室主任位子。”

    李权自从被谭院长摆了一道以后,更加意识到人脉的重要性。

    他以前布置人脉,只是随手为之。

    如今,他却是有意在各个部门,招揽人手。

    因为他只是一个新人,对医院的复杂人事关系并不了解。

    那些老员工,他一般不主动去招揽。

    因为很可能辛苦扶起来一个人,表面上当了自己的心腹,实际上有可能暗中为医院的其它领导效力。

    毕竟李权现在也就只是实际地位高,名义上仍然只是个谁都可能踩两脚的规培医师。

    外科是个非常重要的权重科室,有机会,李权肯定要培植属于自己的势力。

    在关键时刻,权重科室的主任,给予的支持力量会十分可观。

    反之,如果是一些较弱的科室,也就只能凑凑人头。

    在一些选举、公投的事情上,可以有点用处。

    别的时候,基本上只能传递一点重要的消息给李权,或者是打打酱油。

    “喂,有你这么损人的吗?人家是个女孩子耶,被你说得像个腹黑女一样。”她不满的娇嗔道。“我现在资历不够,可以熬嘛!人家好歹是研究生学历,升主治的时间要比别人短得多。有机会,你扶我上位,我一定记着你的好。”

    温医师果然是个有野心的女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