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婚途漫漫:甜蜜新妻爱不够_ 第272章 谁给你的胆子,敢阴她?-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10:3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君子有酒小说婚途漫漫:甜蜜新妻爱不够 第272章 谁给你的胆子,敢阴她?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林清欢无言。

    容彻温热的指尖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好一会儿,缓缓道:“你还要看我脱光了吗?”

    林清欢:“……”

    刚就是一时兴起,她说得厉害,忽然间听到容彻这么说,倒真的叫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悻悻的吐槽了一句:“你有什么可看的!”

    她起身要走,但却被容彻牢牢的扼住了手腕,手上稍一用力,便有将她重新拉回怀里。

    林清欢不轻不重的跌进他怀里,手臂下意识的抵在两人之间,容彻紧紧环着她的腰肢,温热的手掌顺势滑进她的衣服里,慢慢的抚摸着她细腻的肌肤,声音沉哑而压抑,性感诱人:“我不好看,当然还是你好看一些,脱光了更好看……”

    他温软的声音糅杂着漫不经心却致命的音符,话音刚落,嘴唇便狠狠的封住了她的嘴唇,热烈而缠绵的吻着,从唇角,蔓延到她身体各处……

    *

    第二天,林清欢起床的时候容彻已经不在了。

    去到厨房弄早餐的时候,却发现保温箱里放着一份简单的三明治以及温好的牛奶,容彻不会做饭,前段时间假模假式的说要学,也从来不知道他学的怎么样了,林清欢也懒得问他,反正她从来都是想做就做不想做就出去吃。

    再说了,容彻虽然不喜欢人打扰,但别墅这边也需要专门的人来打理,实在不愿意自己做饭吃,让管家重新安排一个厨师进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林清欢把三明治以及问好的牛奶从保温箱里拿出来,看着,嘴角不由得扬了扬,做得有模有样的,还挺不错的。

    让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洗手作羹汤,想想也挺不容易的。

    林清欢吃的心满意足,但,有时候好像连老天爷都不愿意让她这么高兴似的。

    祝卿闻打电话过来让她去一趟医院,说是贺然之非要吵着出院,而以贺然之现在的情况,还不适合出院。

    林清欢怕他再折腾出什么事情来,赶紧过去了。

    可是去了医院贺然之的病房,人却不在病房,林清欢只好去祝卿闻办公室找祝卿闻。

    只是,才刚到门口,就听见贺然之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就说吧,要赔多少钱?开个价!”

    呵呵!

    这一个财大气粗啊!

    林清欢也是怕又是他惹出什么乱子了,赶紧进去,可……才一进去,就看见秦瑶坐在治疗室里,祝卿闻正在给她包扎伤口。

    所以……

    赔偿的事情,是说她跟秦瑶的事情吗?

    想着昨天的事情,林清欢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到秦瑶的手臂上,伤口深可见骨,看起来触目惊心。

    然而, 林清欢却没有半点同情。

    这个秦瑶啊,以前还真是小看她了,对自己都下得了那么狠的手,也难怪这些年能在容家如此的如鱼得水。

    听见有人推门进来,里面的人都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林清欢。

    秦瑶看见她,暗沉的眼眸拧了拧,很快将视线移开,祝卿闻有些尴尬,不过,作为一个医生,他还是尽职尽责的为秦瑶包扎伤口。

    贺然之现在勉强能走,不过拄着拐杖,看见林清欢进来,撑着拐杖慢慢的走过去。

    他不知道祝卿闻给林清欢打电话了,所以,见林清欢过来一脸的吃惊:“你怎么过来了?”说着,回头看了一眼秦瑶,抓着林清欢的手臂,将人拉到一旁:“你过来干嘛?一会儿秦瑶再跟你打起来!”

    林清欢嗤笑一声:“你觉得这个时候,她有那个能力跟我动手吗?”

    “我……”

    显然,秦瑶没那个本事。

    贺然之瞥了一眼林清欢,压低声音缓缓道:“那你也不能来啊,你可那你都把她弄成那样了,怎么着也得心虚一段时间啊!”

    林清欢:“……”

    贺然之见林清欢一脸无语,凝眉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才问道:“别告诉我不是你做的?”

    林清欢嗤笑一声:“那又是谁告诉你的,她手上的伤就一定是我弄的?”

    “不是你做的?”贺然之满脸的不相信,回头又看了一眼秦瑶那楚楚可怜,一脸心死的样子,眉心的起伏越发明显了:“真的不是你?”

    林清欢白了他一眼:“你觉得是就是吧,反正,这就是她的目的。”

    “她阴你?”贺然之显然明白过来了。

    其实一开始听说,她也不相信,可是找人打听了下,得知事情的起因是关于容彻,再想想林清欢素来的性子,跟她以往比起来,急是急了点,但,牵扯到容彻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所以,即便贺然之知道秦瑶身上的伤对于她以后的前途来说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但,如果能让秦瑶息事宁人,多少钱他都无所谓。

    可是现在……

    林清欢虽然没明说,但贺然之对她还是了解的,是她做的她会承认,如果不是她做的……

    以前也是这样的,很多时候就是这样,默默的,不说话。

    贺然之了然,转头就朝秦瑶去了。

    祝卿闻才给秦瑶包扎好伤口,便直接被贺然之紧紧攥住。

    “啊!”秦瑶吃痛的大喊了一声。

    祝卿闻闻声赶紧过去:“贺然之你干嘛?”

    林清欢听见声音也赶紧过去把人拉开:“贺然之,你干嘛呢!”

    贺然之一脸厌恨的看向秦瑶:“谁给你的胆子,敢阴她?”

    秦瑶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然而这件事又牵扯到林清欢,她又怎么可能会在林清欢面前示弱,牙齿紧咬着下唇,狠狠的瞪着贺然之与林清欢。

    祝卿闻一边查看秦瑶手腕上的伤口,一边跟林清欢说:“你先把他带回去,我这儿已经够乱的了,你们就别再给我添乱了吧?”

    林清欢也怕贺然之待在这里再惹出什么乱子,赶紧带着人往外走,只是,才走到门口正准备开门,容晨便率先推门进来。

    见贺然之与林清欢都在,眉心不由得紧紧拧着。

    容晨与秦瑶的关系贺然之自然是知道的,而且,看容晨这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怀疑他跟林清欢对秦瑶不利。

    嗤笑一声,冷冷道:“不用怀疑,你家那个小白花刚被我收拾了一顿,你要是心疼啊,就赶快过去心疼心疼你们家小白花,跟我们在这儿大小瞪小眼的,岂不是浪费时间了?”

    容晨脸色阴沉着,不过,却什么话都没说,瞥了一眼贺然之与林清欢两人,便直接朝里面的治疗室去了。

    贺然之脸色稍稍有些沉郁,不过只是一会儿,便被林清欢带走了。

    林清欢带着贺然之回到他的病房,扶着他到病床上坐着,懒懒道:“你疯了吗?秦瑶的手已经废了,你搭理她干嘛啊?”

    贺然之:“我可跟你不一样,这种事也能忍得了。”

    “我没忍啊。”林清欢声音懒懒的,拉了张椅子在病床旁边坐下,笑着道:“这件事情本身对我就没什么影响啊,不管我的事,所以,她怎么样我都无所谓。”

    “她可是在往你头上泼脏水,这都不管你的事?”贺然之有时候真的想不通林清欢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或者是她思考事情的逻辑。

    换做是他,谁他妈往他头上泼脏水,他一定想法设法的,弄死他!

    他以前以为林清欢是这样的人,睚眦必报,毫不留情,但现在看来,他可能真的没有真懂过林清欢。

    林清欢也不生气,笑着解释:“她弄伤自己,无非就是想让人知道我这个人是如何的心狠手辣,蝎蛇心肠。”说着,她自己都笑了:“但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啊,是不是有人说我心狠手辣蛇蝎心肠,我根本不在乎。”

    这一点,也不知道秦瑶想到没有。

    手段是有的,心思也够稀奇,对自己呢,也下得了狠心,但走了这么一招险棋,要是没想到这一点的话,岂不是可惜了?

    林清欢不在意,但贺然之却怎么都不愿意释怀:“你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她阴你了就是阴你了,反正我要是你,我就不会这么算了的。”

    谁说我要就这么算了?

    林清欢眼眸微微敛着,嘴角噙着一抹轻笑,也只是这么想,毕竟这些事情,以贺然之这个性子,还是别叫他知道了。

    贺然之正在气头上,哪里还顾得上林清欢是什么脸色。

    然而正在这时候,容晨敲门进来。

    一看见他来,贺然之脸色立刻变了,林清欢脸上的笑稍稍凝了凝,不过很快,也就恢复如常了,看着容彻,眼眸微微眯着笑道:“容总,有事吗?”

    容晨语气平淡如水:“出去聊吧,没得再耽误贺少爷养病。”

    他这话说的暧昧又直接,不过,这倒也在她意料之中。

    容家的人,性子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平时看起来各不相同,但其实骨子里都淡泊冷漠,孤傲的很。

    而贺然之自然也听出来容晨话里的意思,自然也猜到他要跟林清欢说什么,眉心拧着,不耐烦的道:“在哪儿不能说,非要出去说?还是说,容总您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怕我知道了给您抖落出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