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_ 第二百七十一章:跪了一地的老爷子-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2:0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谷香满园小说穿越之合家欢 第二百七十一章:跪了一地的老爷子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京兆府今天很热闹,围观百姓太多,想关门审案都做不到。

    本着公平,公正和京兆府尹在治下百姓心中,维持形象的原则。案子就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开审了。

    京兆府尹拍了一下惊堂木,要求肃静,眯着眼睛看了一圈。堂上所站之人,有些让他不忍直视。好在穿着敕命服的老夫人还算整齐。

    不过,老夫人为何脸肿了半边?为何眉尾会有血痕?深宅中的老夫人,还能被人伤害了不成?

    再看堂上其他人。京兆府尹悟了,这有可能是兄弟欺负兄弟媳妇,为田产,为分家,为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有可能啊!毕竟七品官的府里,若是寒门子弟,那还真说不准,是不是为了地头的几根草歪缠。

    “堂下所站何人,为何争斗,如实说来。”

    京兆府尹发话了,堂上站着的袁家子弟马上向前一步,哀嚎道:“府尹大人,我等……”

    刚开口,牛老太冷哼一声,截住了话头,问:“你是原告?你站出来是要恶人先告状?再说,你是秀才吗?我儿子是县令,我不用跪着,你们为啥也不跪?”

    京兆府尹习惯了来人不跪,毕竟这里是京城,即便没有秀才,举人的身份,说不好来人就是某位侯爷的儿孙,也有可能是某位高官的二代三代,这些人一般在国子监念书,有权利不下跪。

    牛老太换衣裳时,方悦提醒过,这些人有可能是白身。

    京兆府尹岔开话题,避免问出来人身份后,人家还是可以不用下跪的尴尬。

    先问牛老太,“老夫人,敢问您是……哦!”他想起来了,这位就是给他二百文的老太太嘛!

    “方老夫人,敢问发生了何事?”看来这位又是原告了。

    牛老太刚要说话,有衙役搬来了椅子。看向给她送椅子的人,牛老太乐了,认识啊!平常没少给巡街的衙役送热牛奶喝。

    毕竟人家维持着街面清静,避免小混混来店铺街上捣乱。再说,冬天生意一般,牛奶本就够用,热好了,给大冷天巡街的衙役喝一杯暖暖身,就手的事儿,都不容易嘛!

    你看,这牛奶喝出来的交情就显出来了,她有椅子坐。

    点头示意谢过,牛老太坐下,拍着大腿哭道:“大人啊!我儿在富通县做县令,京城只有我们娘几个。今儿,我小孙儿有急事出门去了,这几位见我家中没有男丁,上门来又打又骂。

    天地良心啊!我都不认识这几位是谁,也不知怎么得罪了他们。咋就让人堵着门骂上了?”

    京兆府尹看向袁家族老,合着不是欺负兄弟媳妇。

    你们是上门找打呀!一把年纪,你上门堵着骂老太太,被人挠了满脸血道子,那你们活该!

    叙述了前情,牛老太转头问:“你们是谁?都来了衙门,还不赶紧报上名来?”

    袁氏族中的子弟又说话了,“大人,我等……”

    牛老太再次插嘴呵斥:“你跪下!”

    袁氏子弟愣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跪在了地上。

    牛老太接着道:“你们是当官的吗?你们是秀才吗?是,你们就站着,不是赶紧的跪下,别闹个藐视公堂的罪名,那是要打板子嘞!”

    紧接着,族老和袁氏子弟跪下一片,唯一站着的那位,鼻青脸肿,脖子周围的衣领被血染红了一片。

    牛老太笑了,“哎呦,我的天!你们都不是官老爷,也不是秀才。儿子也没给你们挣一个老太爷的名头?啧啧!”

    嘲讽太过明显,袁氏族人们羞愧难当。

    族老怒声道:“我三哥是户部侍郎。”

    “这时候就别提三哥、三弟的了?都不够陪着你们丢磕碜!”牛老太补刀。

    京兆府尹冷声问:“下跪何人,所谓何事去方府闹事?”

    一句闹事便已经给案件下了定论。

    族老们低头不语,站着的袁秀才羞愧难当,低着头数地砖一言不发。

    堂上静默了一刻,牛老太奇怪的问:“自己叫啥你们不说,为啥去我家堵着门骂人也不说,你们想干啥?大人,是不是应该先打几板子?”

    京兆府尹满头黑线,到底是本官问案,还是老太太问案?

    有位族老终于说话了,“昨夜族中宅院突发大火……”

    刚说了半句,跪着的人干咳声响成了一片。

    一直想说话的袁氏子弟再次开口了,“大人,族老带我等小辈去拜访方公子,不料方公子竟如此无礼,不但把我们拒之门外,还指使这位老太太,打伤了族中长辈。”

    牛老太站起身,本想去踹这人一脚,起身后想起这是在公堂上,她是有身份的老太太,不能给儿孙丢脸,所以,整理了一下衣裙,又坐了回去。

    京兆府尹看到牛老太暴起,本想出声拦住,又看她坐下了,便改口问:“方老夫人有何话说?”

    牛老太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大人,前天夜里,我家里进了贼人,又是迷香,又是放火。吓的老婆子吃不下睡不着,今儿一早打发孙子,去喊回家过年的家奴回来。

    他们遇见我孙儿的时候,孙儿架着马车正要离开。家里只有我和儿媳,大人说说,我们怎好让一帮男人进门?

    不请你们进门就是无礼?你们之前没送个信儿来,没约好要我孙儿等你们,突然来了,还要我一个老婆子伺候茶水,赔笑脸不成?”

    府尹很是佩服方家这位老夫人,眼泪说来就来,回完话,立刻能收住。如此收放自如,绝不是一日之功啊!

    外面有人起哄,大声问:“堂上跪的是何人?报上名来!”

    京兆府尹其实已经知道,跪着的人是袁家人了。昨夜大火,衙役去救火,回来有向他禀告,说是被很多野狗拦路,没能靠近袁氏族宅。

    此时的京兆府衙围满了百姓,大家七嘴八舌指责跪着的人,欺负人家老太太算什么本事。

    你找上门欺负人家,却没本事,被人挠了个满脸开花,都上了公堂了,却不报姓名籍贯,藐视公堂府尹大人该打他们板子。

    京兆府尹拍了一下惊堂木,围观百姓安静了,“你等为何不报上姓名?如此藐视公堂,你等可知罪?”

    族老们低头不语,一直负责回话的袁氏子弟,权衡过后,道:“大人,草民等是袁氏族人,这位……”

    转头看向身旁的族老,这位子弟吓了一跳,怎如此凄惨?你到底是族中那位爷爷?

    此时,师爷靠近京兆府尹,低声说了几句,府尹低声回了几句。师爷慢慢后退,一直退到后堂门口才转身跑走。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