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罪恶不赦_ 第四十七章 输赢-笔趣阁

时间:2021-07-02 18:2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莫伊莱小说罪恶不赦 第四十七章 输赢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她说这话的时候,隐隐感觉有些情绪激动,自己却好像都没有意识到。

    颜雪把这一切看在眼中,心里明白,可能当初那个石冠渠在公司里莫名其妙地针对佟婧菲,时常对她冷嘲热讽,言语羞辱,背后的原因恐怕就是佟婧菲方才说的那一个。

    “所以你的意思是,石冠渠对我们这个案子的死者,算是站到了便宜,所以皆大欢喜的那一类,还是占不到便宜恼羞成怒的那一类?”她开口问佟婧菲。

    “这我怎么知道呢,我又没有全程盯着他们两个都干什么了。”佟婧菲表示自己不知情。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当天晚上你确定看到了石冠渠曾经出现在那个化妆舞会上,并且好死者相谈甚欢,对不对?”康戈又向佟婧菲进行确认。

    佟婧菲点点头,表示自己的确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那倒是挺有意思的,那你是和石冠渠一起去的?不会认错了人吧?”

    “不是,我是和我朋友,还有我朋友的朋友一起去的,到了那里之后,我才发现石冠渠也在那里,他还和我打了个招呼,但是我们两个没有怎么聊,毕竟关系没到那个份上。”佟婧菲好像很怕康戈不相信自己的话一样,又补充道,“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当天跟我一起去的朋友,问问他们有没有一个叫石冠渠的人和我们一起去。”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康戈打量着佟婧菲,包括她坐在梳妆台前的姿势,“你相信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

    “我不信。”佟婧菲莫名其妙地看着康戈,似乎对于面前的这个警察会问自己这种问题,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个世界上要是能有鬼,那鬼就可以直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世界上就没有在外面逍遥的坏人,也没你们这些人什么事儿了啊!”

    “看来你还是一个挺唯物的人,那咱们就从科学的角度上来探讨一个问题。”康戈对她的反应倒是并不意外,毕竟如果佟婧菲早就知道了那个石冠渠的死讯,她必然也不会再选择用石冠渠的指纹膜来做这件事,“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鬼,那么为什么案发现场会出现了一个已经死去很长时间的人的指纹呢?这个问题你能帮我们分析一下么?”

    “这怎么可能!”佟婧菲愣了一下,表情不算丰富的脸上也有了一丝明显的错愕,之后她的眼睛里面更是流露出了些许的慌乱,“你们说谁死了?石冠渠?这怎么可能呢!

    他要是死了,为什么他的指纹会留在那个房子里面?都别说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就算有鬼的话,难道鬼还会留下指纹和脚印什么的么!摆明了是不可能的!”

    “是啊,从我们的职业角度来说,我们也确实没有办法相信这种鬼去了现场还留下指纹的荒谬说法,只是现在这件事太不合理了,我们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颜雪说。

    “那、那说不定还有一种可能性,石冠渠根本就是装死的!说不定是因为他在外面惹了什么事,麻烦大了,所以就诈死,那天是化妆舞会,把自己画得花里胡哨,谁能看出来是人还是鬼,反正都是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谁也认不出谁!混进去还不容易么!”

    佟婧菲越是慌乱,说起话来就越是没了章法,露出了破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谁也认不出谁来?那你怎么还能那么确定对方就是石冠渠呢?”颜雪趁机问。

    “这有什么!他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认得!”佟婧菲下意识脱口而出。

    “哦?前面你不是说跟他没有那么深的交集,所以没有那么熟么?对于一个没有那么熟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化成灰都认得’的那种程度?”颜雪不给佟婧菲留喘息的机会。

    “可、可是你们不是说现场找到了不少石冠渠的指纹么?一个死了的人不可能留指纹啊!”

    “死了的人确实是不可能留下那样的指纹,但是有一样东西,是可以让当事人都不出现在现场,仍旧能够把指纹留在那边的。”康戈一边说一边观察着佟婧菲的反应。

    佟婧菲看起来更紧张了,只不过她的脸应该是折腾过太多遍,看起来倒是蛮好看的,只可惜过于僵硬,没什么事的时候大概也就比一般人显得有那么一点不自然,现在她在已经有些紧张慌乱的时候,那张细节上过于平静木然的脸就看起来非常怪异了。

    “有一种东西叫做指纹膜,这个你应该是并不陌生,或者应该说是很熟悉的吧?”颜雪一边用强势且带着几分压迫性的语气语调问,一边向前挪了一步。

    佟婧菲下意识向后躲了一下,身体更是向她自己的右侧赶忙挪了一下。

    康戈看着她的这个动作,事先越过佟婧菲肩头,落在了那个被丝巾盖住的亚克力抽屉柜上,很显然,她是在下意识的想要挡住方才颜雪提到的,让她感到心虚的东西。

    康戈看了看那个亚克力抽屉柜,微微笑了笑,他的笑容并不是非常的明显,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佟婧菲还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有些慌张地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抽屉柜,又转过来,看那紧张劲儿,只差没有扑过去抱住抽屉柜了。

    “怎么样?是不是聊到你熟悉的话题了?”康戈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正好,我还挺想从技术层面跟你探讨一下的,你是怎么做到把指纹拓得那么清楚的呢?是熟能生巧呢,还是的确有点什么别人没有掌握的小技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不懂。”佟婧菲更加慌张了,说话的时候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听不懂啊?那没关系,咱们聊点别的也是一样的!”康戈表现得可以说是从善如流,立刻就转移了话题,“那咱们就聊一聊你做这件事的动机怎么样?”

    “什么动机不动机的,你们别总说让我听不懂的话。”佟婧菲这会儿已经不敢看康戈的眼睛了,眼皮垂下去,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她正在瑟瑟发抖。

    “还能有什么动机!”颜雪冲她一瞪眼睛,“你去参加的是谁的舞会还不知道么?你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参加舞会,舞会当中临时起意决定要杀死那位林女士,还是打从一开始就是蓄谋已久,奔着杀死那位林女士去的,只不过是出于某一种特殊的效果,特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那里杀人的?你跟林女士之间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有什么矛盾?”

    “什么林女士,她姓白……”佟婧菲被颜雪用那种咄咄逼人的语气一遍一遍重复着“林女士”这个称呼给搞得有些烦躁,几乎没有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这样一间并不宽敞的房间里面,已经足够可以放颜雪和康戈都听得清清楚楚了。

    等佟婧菲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猛地打了个哆嗦,眼睛瞪了起来,眼珠在眼框里面快速地轻微颤动着,很显然脑子里面正在进行着飞快的运转。

    “哦?她是姓白的?叫白什么?”康戈问。

    佟婧菲努力做出镇定的样子:“你们这样有意思么?你们肯定是明知道她叫白月妮的,这么故意挖个坑等着我来跳,有意思么?”

    “你误会了,我们没有想要挖坑让你跳的意思,就是单纯的和你探讨而已。”康戈摆摆手,“我们有些好奇,你知不知道那个房子的主人是名叫林珍的?”

    到了这个时候,颜雪就已经对康戈的意图有了很清楚的预判,现在便很有默契的拿出手机,把手机上面的林珍照片和个人信息递给佟婧菲:“你看看吧,照片上的人叫什么名字。”

    佟婧菲一脸狐疑和犹豫,伸手接手机的时候,手指碰到颜雪的手,冰凉的触感让颜雪忍不住有些怀疑自己面前的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个蛇精。

    看清手机上面的照片和姓名等个人信息的时候,佟婧菲抖得愈发厉害了,如果说之前还是颤抖的话,那眼下她的抖动幅度就基本上比得上“打摆子”的症状,要不是颜雪伸手把手机给抽回来,估计再这么哆嗦一会儿,手机屏幕都有被她摔在地上撞碎了的风险。

    “我……我……搞错人了?”她满脸都是绝望,“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像的人……”

    “嗯,怎么说呢……看你的反应,应该是和那位林女士无冤无仇根本不认识吧?”康戈问。

    佟婧菲哆哆嗦嗦地点了点头,两只手捏着自己的膝盖,支撑柱自己的身体。

    “所以你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白月妮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你并没有杀错人,死者的确是白月妮,但是那套房子并不是她的,而是属于那位林女士。”

    “房子不是白月妮的?”佟婧菲猛地抬起头,身子又晃了晃,这接二连三的意料之外,让她的情绪越来越濒临崩溃的边缘,“不是她的房子,她干嘛穿的漂漂亮亮住在里面?她为什么要在那里面张罗什么化妆舞会?谁会把那么贵那么好的房子借给别人那样糟蹋!”

    “是啊,如果不是这一次直接处理这个案子,估计我也会有和你一样的疑惑,确实是不太好理解。”康戈对她点点头,“但事实上就是这样,一个无聊的白富美林女士,偶遇了和自己长得很像的白月妮,两个人一拍即合,决定要在限期内用对方的身份生活。”

    “怎么会这样……”佟婧菲一脸难以置信,“那……白月妮自己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她在和别人交换身份之前,刚刚失业,还没有找到下一家合适的工作单位,因为生活境遇不是很如意,所以才这么积极和别人交换身份,用别人的身份过几天奢靡的生活,做几天白富美的梦吧。”事到如今,这些倒也没有什么可瞒着佟婧菲的,所以颜雪对她实话实说。

    佟婧菲的背景资料说明了她是一个意志力并不坚定的人,缺乏足够的自信心,很容易因为其他人的否定而开始自我否定,只要把她原本信心十足的事情推翻,她很快就会崩溃掉。

    她之前在这个案子当中之所以可以保持一种装模作样的淡定态度,是因为她自己觉得对于作案手法胸有成竹,认为可以足够迷惑警方的视线,那么把她在这件事上的自信心瓦解掉,不管是作案手法的层层拆穿,还是作案动机根本无法成立,都可以直接从内部击垮这堡垒。

    果然,她的话一说完,佟婧菲的身子便晃了晃,险些从椅子上一头栽倒在地,幸亏颜雪一个箭步冲过去拉住了她。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颜雪扶着佟婧菲,佟婧菲一把死死拉住她,失声痛哭起来,“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活在白月妮的阴影里面!当年我那么努力想要让别人认识到我的有点,让别人觉得我也是有亮点,我也是很优秀的!结果呢!白月妮就以为我顶了她自己不珍惜,不好好把握的名额,就开始那我的模样开涮,从头到脚的奚落我!

    我每天被她折磨得无比痛苦,甚至自杀过!”

    她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手腕上赫然是好几道刀疤。

    “退学之后,我足足看了半年多的心理医生,所有的努力都做过了,但是我走不出来,我放不下对白月妮的恨!我复学,我努力学习,我赚钱做整容,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在她面前扬眉吐气!

    结果呢!我因为整容欠了那么多钱,节衣缩食去还债,好不容易变漂亮了,结果又要被人骂‘硅胶脸’!这些都是白月妮造成的!

    我这边工作那没辛苦,还要被人议论被人笑话,结果一看白月妮,她竟然成了那么有钱的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我怎么可能平衡得了!

    结果好不容易,我把自己在脑子里策划了那么多年的计划给实施了,现在你们告诉我白月妮其实混得那么惨?”

    她发出了一声好像手上小动物一样的哀嚎,又抽泣几声,垮下肩膀,喃喃道:“如果我不对白月妮动手,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尽情嘲笑她当初那么对我,现在却处处都不如我?

    如果我没对白月妮动手,是不是……我反而就赢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