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_ 第一百七十九章 动怒【六千字章节】-笔趣阁

时间:2021-07-06 16: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断桥残雪小说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第一百七十九章 动怒【六千字章节】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手少阴心经,起于心中,出属心系,心为五脏六腑之君主,并如一国之主。

    一国之君若是孱弱,又如何统领一国?

    手少阴心经一被彻底打通,灵力滚滚而入,充盈其中,再也不像之前一样只是极少量在其中流转,顿时间心脏得到了充盈的灵力滋养,仿若大地久旱逢甘露,又如久病之人突然打了一大补针一样,秦正凡明显感觉到心脏跳动得格外有力量,随着心脏跳动,滚滚血气随着血液从心脏运输而出,直达其他四脏和六腑,周身各个角落,甚至大脑。

    只一瞬间,秦正凡不仅感觉到浑身力量都增加了一分,甚至本因为修炼而逐渐变得有些萎靡疲倦的紫府元神都一下子精神大振,仿若吃了大补药一样,秦正凡的大脑也随之一震,变得无比清醒起来,隐隐中那些明明被塞入他大脑,他却很难寻找的浩瀚信息竟然主动涌现了出来少许,仿若这些信息本来就藏在他的大脑记忆中,如今突然被想了起来。

    “这……”秦正凡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无比惊喜之色。

    采灵四层和采灵五层是采灵初期和采灵中期的分界线。

    按理而言这一层远比采灵五层之前的任何一层都要难以冲破。

    屠珲曾经一把年纪,卡在了采灵四层,是服用了阴煞幽鬼丹之后才突破的,鲁文渊年纪比屠珲还大,而且还是出生自传承悠久的玄门大家族,应该不缺乏灵药进补,但最终也被卡在了采灵四层。

    有此可见,要从采灵四层突破到采灵五层之难。

    秦正凡修炼了没多长时间便从采灵三层突破到了采灵四层,然后他以为至少也要到年底才能突破到采灵五层,甚至说不定要服用一两粒真正的灵丹助力一下。结果秦正凡没想到,他都没服用灵丹,只是用了区区两个月不到的时间,竟然就随着足太阴脾经灵力的充盈,而水到渠成地直接一举彻底冲开极泉穴和手少阴心经上的所有穴道,连点像样的抵抗都没遇到就达到了采灵五层,成为采灵中期的修灵者。

    不仅如此,随着秦正凡踏入采灵中期,他发现很少有成长,就算有也是微不可查的紫府元神竟然明显长大了一些。

    “怪不得古医有心藏神,主神志之说。当年爷爷跟我讲解这理论时,我还不懂,认为人的神志明明在大脑,又怎么成了心藏身,主神志呢?如今倒是明白了,大脑是气血血液难以供应到的地方,如今我心脏强壮,便可加大力度地将气血源源不断地供应与大脑,滋养大脑,自然便能壮大精神神志。”

    “我这灵神位居大脑,很有可能便是我精神神志所凝聚而成形,以前没有养分供养,想要成长自然很难,如今心脏得了灵力滋养,壮大起来,一下子相当于加强了对大脑养分的供应,灵神成长速度自然要加快。”

    “怪不得,修行者要把采灵四层和采灵五层定为采灵初期和采灵中期的分界线,原来不仅仅是因为难度的缘故,也因为一旦打通这一关卡,修灵者得到的好处也是要超过前面大一截,此后不管身体的力量和生机,还有精神力增长的速度都要超过以前。”

    “不过倒是奇怪,不是都说从采灵四层冲破到采灵五层很难吗?师父留下来的书籍里也有记载,想要冲破这一关卡,不仅需要前面四条经脉达到“水满而溢”的程度,而且接下来还需要日夜以灵力冲刷关卡,如同水滴石穿一般,最终彻底冲开手少阴心经的极泉关卡。”

    “纵然如此,也只能算是采灵五层初成,因为极泉穴后面还有青灵、少海、灵道、通里等等穴道,这些穴道也得日夜以灵力冲刷才能一一打通,只是相对而言比极泉穴要容易一些罢了。只有将这些穴道也一一打通直到少冲穴,才算是采灵五层大成,这同样也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但我为什么一达到‘水满而溢’之后,便能势如破竹地冲开整条手少阴心经上所有的穴道关卡,达到采灵五层大成呢?接下来我只需要不断积累灵力,然后达到‘水满而溢’就可以继续一气呵成冲击下面一条经脉穴道关卡。如果接下来都是这么容易,岂不是意味着我明年就有望筑基了?”

    惊喜中,秦正凡心里有许多疑问涌上心头。

    因为进展得实在太顺利了。

    他师父早已经说过,他的身体只能承受得住和留得下他传给他的相当于采灵三层级别的灵力,接下来一切就要靠他自己努力。

    运气好,可以达到采灵十二层,但筑基期基本上不用奢望。

    但现在,秦正凡却发现自己的修行势如破竹,勇不可当,连采灵初期和中期之间的一大关卡都经不起他几下冲击便过去了。(人的经脉都是通的,但普通人的通道却极为微小狭窄,只有修炼后打通关隘方才算是真正的打通。)

    “看来这跟我借灵神从浊气中分出纯净灵气,然后摄入进体,保证法力品质纯炼,还有利用一些力学结构等理论,让法力变得更紧密有序有着必然关系。因为我的法力品质高,冲击力远超过其他人,就根本不需要什么水滴石穿,直接碾压过去就可以了。”秦正凡毕竟不是第一天修行,而且他脑子本就聪明,逻辑推理能力强,很快就想到了一个最关键的因素。

    秦正凡目前还不知道紫府中那尊虚影的名称,自己给它取了灵神名称,所以自我思想时都是以灵神来称呼紫府元神。

    不过秦正凡虽然想到了最关键的因素,但还有一点他因为已经习惯了,反倒疏忽。

    那就是他能清晰“看”到体内经脉穴道。

    别人是相当于黑灯瞎火,凭着感觉不断冲击关卡,秦正凡却是明明白白“看”着关卡进行冲击,目标明确,力量强大而集中,自然就一鼓作气破了一连串的关卡,一举成为采灵五层大成的修灵者。

    接下来,秦正凡只要继续日夜摄取天地灵气,等手少阴心经也被灵力充盈,便可冲击采灵第六层。

    推断出大概关键原因,又內视了一番,秦正凡收敛了心神,再次闭目修炼。

    接下来的修炼,因为法力开始充盈手少阴心经,秦正凡运转起来就比以前相对吃力缓慢一些。

    这就像运输的东西多了,完全运转到的地方多了,肯定要吃力费时一些是同个道理。

    所以因为境界的提升,虽然紫府元神跟着提升了一些,并且得到的供养力度也比以前大上不少,但秦正凡能坚持的时间倒没有明显增长。

    大概前后合起来,除掉中间停顿的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十五分钟左右,之前他已经可以坚持到一小时十一分钟。

    “一下子提升了四分钟,而且我明显感觉灵神分辨摄取的速度更快了,不错,不错,按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明年还真有可能筑基。一旦筑基,我就可以真正飞翔,而且也有可能抵达师父藏于澎海的洞府。”

    “师父怎么说也是一星之主,应该在洞府里藏了不少好东西吧。”秦正凡结束了修行,脸上满是喜色和期待。

    关于澎海的星主洞府,方鸿因为知道秦正凡无望抵达,所以只是给了地图位置,其他的也没提,省得秦正凡因为得不到还要心心念念,影响了心情。

    至于他自己,那时肉身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已经很难压制体内的法力,所以也不敢轻易去星主洞府,生怕一旦深入大海途中被海水压力一挤压,出了意外就再也无法传功给秦正凡。

    所以方鸿明明知道星主洞府里还有些秦正凡能用得到的好东西,却也没办法取来给秦正凡。

    秦正凡放任思绪满怀期待地遐想了一番,便起身洗漱一番后上床睡觉。

    这一入眠,秦正凡又看到了那只双翼张开遮天蔽日的庞大凤凰,又看到了凤凰引太阳之火,甚至吞吐太阳精火来锻炼金身的图像。

    “浴火金身诀”这一次,秦正凡看得更真切清晰,就像不是在梦里,而是有点像是在真实世界里看到一样。

    第二天,未到卯时,秦正凡从睡梦中醒来。

    睁开眼,望着天花板,秦正凡脑子里不断回放着“浴火金身诀”的修炼画面,想着凤凰展开双翼飞奔太阳而去,秦正凡都忍不住心旌摇曳,蠢蠢欲动,有点想要试着练一练“浴火金身诀”的冲动。

    “冲动是魔鬼,师父留下来的书籍中有记载,太阳真火乃是至阳至刚之火,威力巨大无比,可焚天煮海,随便一团火焰都能把整座山烧成灰烬。就算我只是隔着无比遥远虚空,臆想引太阳之火煅烧金身,一个不好都可能要惹出大祸来。”

    “不急,不急。一旦我踏入筑基期,便相当于渐渐扭转后天之气为先天之气,那时把握性应该就大多了。而且说不定那时,脑海里出现的‘浴火金身诀’会更完善,也就不大会出差错。”

    秦正凡最终还是压下心里头的冲动。

    现在他进展神速,完全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卯时,秦正凡正常修行。

    卯时修行结束后,他又来回打了几套“牛虎炼体拳”。

    这一次,因为手少阴心经被彻底打通,心脏搏动有力,秦正凡明显感觉自己打起拳来格外带劲,每一拳打出去都是虎虎生威,似乎就算一座山在面前也能打崩开来一样。

    冲了个澡,吃了早餐,秦正凡依旧骑着他那辆老旧自行车穿梭在繁忙的街道,往学校而去。

    到了学校,秦正凡就像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开始每日的工作。

    他现在是读博的最后一年,一般而言明年六月份就要进行博士论文答辩,在这之前,他需要提前三四个月把论文完稿,然后送出去外审或者盲审,等外审或者盲审通过后,接下来就等着论文答辩。

    所以现在,秦正凡除了完成邵依霜交代的日常科研任务,便是准备自己的博士论文。

    上午,秦正凡是一个人在干活,到了下午的时候,孟绮兰和何雅晴跑来实验室帮忙。

    她们两人现在是大四学生,课程安排比较少,今天一整个下午都没有课。

    “你们两个今天怎么了,无精打采的?”不过很快,秦正凡就发现以前叽叽喳喳颇为活泼的两人,今天显得有些沉默,似乎有心事一样,不禁关心地问道。

    “呃,没什么。”两人见秦正凡问她们微微一愣,然后连忙摇头道,不过眼眶明显有些发红。

    “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你们只管跟我说,别忘了我是你们的老师。”秦正凡何等人物,这时哪里还不知道两个女生肯定有事情瞒着他,语气越发温柔关心地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不是最近毕业生开始找工作了吗?”见秦正凡追问,孟绮兰犹豫了下,说道。

    “哦,我倒是差点忘了,现在正是秋招时期,是你们应届毕业生找工作的第一个最佳时间段。怎么,找工作受到挫折了?不要灰心,前期多经历一些挫折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秦正凡闻言这才想起现在已经是十月中旬,正是一些企业大举来学校开招聘会的季节,连忙宽慰鼓励道。

    他自然有办法解决孟绮兰和何雅晴两人的工作问题,不过这是她们的生活,总要她们自己先去努力争取,以后才能真正成长起来,他不可能一开始就帮她们,只会等她们以后真遇到困难了,因为这段师生关系,秦正凡肯定会帮她们,而不会坐视不管。

    “才不是呢!是我们想在找工作时把简历写得好看一些,就想着把暑假这段实习经历写进去。本来这个项目如果继续是秦老师负责肯定没问题,我们写好这个经历,让你再写个推荐说明,签个名字就可以。”

    “但后来,因为这个项目转到魏博士手上,这个项目后来的结题报告里,还有根据这个项目发表的论文里都没有你的名字,我们肯定没办法找你了,只好找魏博士。但他却说对我们实习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所以不愿意写推荐说明和签字。”

    “如此一来,我们这个自己写的实习经历的可信度和力度就很差了。”何雅晴眼眶发红道,一脸的委屈。

    秦正凡什么人物,当时把项目转交给魏承锐之后,别说不会耿耿于怀,甚至一转交给魏承锐之后,秦正凡就彻底把它抛在了脑后。

    这个项目的验收,结题报告会,他都没有参加,甚至相关的结题报告和根基这个项目发表的论文,他也没去关注。

    所以直到何雅晴提到这个项目,秦正凡才想起前段时间,邵依霜确实为了这个项目邀请专家前来验收和做了结题报告的事情。

    不过邵依霜没叫他,秦正凡也自然懒得去参加。

    “魏承锐没给你们写实习报告吗?”秦正凡脸色微微一沉问道。

    “他没写给我们,我们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也就懒得催。但因为最近找工作,才发现这些东西还是很有用的。本来如果项目的结题报告和他们发表的论文里有我们的名字,其实效果更好,我们也根本不需要什么实习经历推荐说明。但我们发现不管是结题报告和论文里都没有我们的名字,所以我们也只好去找魏博士了,但他却说对我们的情况不了解,让你签名推荐。你又没在这个项目上挂名字,你写反倒会适得其反啊!”何雅晴回道,脸上的委屈之色更浓了。

    “你们放心,这事情我会给你们解决的!”秦正凡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身上都隐隐散发着一丝寒意。

    这一次他是真有些动怒了。

    虽然这个项目的核心工作基本上都是他完成的,按理而言,就算后来邵依霜剥夺了他的第二负责人的职务(第一负责人是邵依霜),但事后不管是结题报告和论文里是要挂上他的名字的,验收会议也是应该叫他参加的。

    甚至一些比较讲究态度友好的教授,还会把参与实习的本科生的名字都给挂上去,这样做对教授而言其实没多少损失,无非也就让人觉得稍微降低了一点档次,但对本科生而言,这就是他将来找工作的一个亮点资本。

    对于自己的虚名,邵依霜爱给不给,秦正凡是无所谓的。她不把孟绮兰和何雅晴的名字写进报告和论文,秦正凡也不好非要跟她叫板。

    况且秦正凡自己也有本事提携孟绮兰和何雅晴,无非目前还不是时候,倒也犯不着求她。

    但孟绮兰和何雅晴是实实在在参与这个项目,而且也是做了很多的事情,邵依霜和魏承锐不把她们的名字列进去也就罢了,但最后却连一个实习经历推荐说明都不肯写,那秦正凡肯定是恼火了。

    “老师,还是不用了!你去找魏博士,这件事肯定会闹到邵教授那里。你跟她的关系本来就不大好,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情又闹起来肯定就更僵了,说不定还会影响到你明年的博士毕业。”见秦正凡明显动了怒气,孟绮兰和何雅晴倒是有些担心和过意不去。

    她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像秦正凡这么有本事的人,还要窝在大学里,还要听从邵依霜指挥,但跟他实习了这么长时间,她们还是能感觉得出来,秦正凡是真的用心在做科研学问。学业这一块,在他心里肯定很有份量。

    至于邵依霜,他这么有能力的人,还一直这么忍让着她,显然导师这两个字在他心中的分量和意义也非同一般,否则换一个人像他这么有本事,早就反了导师,又哪还会默默地听着她的安排。

    “我自己倒是无所谓,但你们是跟着我实习的,你们得不到公平的待遇,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你们放心,这件事的问题还是在魏承锐身上,邵教授是不会管这些小事情的。”

    “至于邵教授事后真要跟着魏承锐一起不讲理,那该了断的总也得了断。想让时间来冲淡解决一切,或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秦正凡摆摆手说道,心情颇有些烦躁。

    导师,看似只有两个字,但对于父母亲都是老师,自小受的教育都是尊师重教,甚至自己也准备当位老师的秦正凡而言,这两个字份量却是重如山。

    跟她面对面彻底撕破脸面,断绝关系,说起来其实也简单,以他如今的身份和实力,邵依霜根本就再也不可能管得了他的毕业之事。

    但真要走到这一步,秦正凡心里却绝对不是滋味。

    他更希望自己能默默地离开南江大学,然后由时间来冲淡他和邵依霜的师生关系。

    但世事又哪能样样如人意?

    邵依霜是为人师表,秦正凡现在也是为人师表。

    邵依霜可以把自己当老板来看待,把秦正凡当职工来使唤,但秦正凡却不会这样看待自己和自己的学生。

    孟绮兰和何雅晴这件事,秦正凡是绝对不可能就此不管

    “老师!”孟绮兰和何雅晴见秦正凡脸色难看,又是感动又是不安。

    “好了,你们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然后找份好工作,其他的你们不用操心,你们怎么说叫了我这么长时间的老师,我要是这点本该给你们的待遇都不能给你们争取来,也是枉为人师表了。”秦正凡轻轻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然后起身离开了实验室。

    离开实验室,秦正凡推开了大办公室的门。

    这个时候,下午才开始上班不久,大部分人都还在,钱皓和崔初夏两位硕士生在查阅资料,其他人都在闲聊,魏承锐也在,还是闲聊中的话题人物。

    “魏博士,昨天我无意中听到老板跟院长谈起你爸,说你爸最近很有可能会晋升为副局长。”长得有些矮挫,戴着厚度眼镜的陆博士说道。

    “哇,真的吗?那魏博士明年不铁定可以留校了?”在理工科博士生中还算长得漂亮的端木博士说道,看向魏承锐的目光都多了一丝迷离之色。

    撇开魏承锐骄傲爱炫和小心眼的性格,以他人长得帅,学历高,家庭背景又好的条件,绝对是女生心目中的钻石王老五。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